中国政府网要闻 黑龙江政府网要闻
当前位置:首页>畅游同江

冬天到同江去踏浪

信息类别:[畅游同江]    点击次数:[893]

 

文图/冰城馨子

去年一月,我第一次在冬天来到同江。一直想看冬天大海的我,在同江看江的感受,满足了我对冬日大海的所有想象。因此,我深深的爱上了这座小城,一年里多次往返,感受着这片土地的静美、风情和深邃。但我一直忘不了最初的美好感觉,这个冬天,再一次来到同江。

一、横江口

依然是先到了位于市区的横江口。很多人知道同江的三江口、街津口,但却不一定听说过横江口。其实同江有著名的三“口”,同江口、横江口、街津口,三“口”成一“品”,如果你走过了这三个“口”,你便基本完成了从“品位”同江到“品味”同江的过程。

横江口其实就是同江的西港口,松花江的末端港口。去年的冬天,我们就是来到这里看江的。在那篇《冬日到同江去看江》里我是这样描述对它最初的感受:“当我站在横江口的江岸上第一眼看到冬日的松花江时,那如波涛的江雪卷着翻滚着的冰块的江面让我震惊了。是的,的确是震惊。这不是我一直想看到的冬天大海的模样吗?那感觉让人仿佛听见寒风的嚎叫,冰雪的怒吼,可以从冰雪撞击的纹路中听到搏斗的撕裂,直到从奔流的喘息走向最后的宁静。”

再次站在这里,虽然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激动,但走进它,亲近它的感觉依然强烈。今冬的江冰似乎更加的激荡,大片大片的冰翻滚起伏着形成了冰的波涛汹涌。在江上远观是一种感觉,但只有置身其中踏着冰浪,你才会真正的感受冬日看江的魅力。

踏在那冰冻翻起的江面上,我回想着它春天时骤然开江的模样,想象着它冰封时结冻又化开再结冻的挣扎。我坐在了冰冻的江上,与它亲亲的接触,似乎可以谛听到它的呼吸,它的泊泊流淌。

港口的长臂吊车在蓝天下像一幅张扬的画,于是我们走向港口,把自己融在这幅天地的油画里。没有想到的是登上港口,意外的看到了一片蔚蓝的江水!我有点迷惑了,这三九严寒的,怎么能开江呢?

查了资料得知,这种现象叫“清沟”,是由于温暖的地下水或者急流处不易冰封形成的。分热力清沟和动力清沟,局部河段比较降陡,在流冰过程中,大风使冰块结于迎风岸边,在背风岸边就形成了敞露水面,于是我们就见到了冬天的松花江水。三九天站在蔚蓝江水的岸边,真的有种很奇妙的感觉。

二、三江口

三江口是黑龙江与松花江的汇合之处,江水奔流时,大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两江并流时径渭分明的色彩。去年冬天来到这里看江,江面上的雪平整如地,所以今年来这里就是想走走。

令人惊讶的是,站在江岸上远眺,发现今年的三江口宽阔的江面上凸起无垠的波浪起伏的江冰,那气势更加的波澜壮阔。冰凌四起,有种推波助澜这感,这才是我心中的三江口的冬天啊!

我们急切的冲上江面,踏在冰冻三尺的江面上。冬天看江,你走在江上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江岸,而不是游在江上。从《冬日到同江去看江》到现在的《冬天到同江去踏江》,它的变化也是我对这条大江的一种理解。仅仅是看,还无以能够体味它的深奥;只有踏在上面,然后用心的去感受,你才会懂得它的变幻,感觉到它的大美之情。

 

正是夕阳西下时,阳光把桥敦、江面照得彤红,连在江畔驾驶着摩托巡逻的边防战士的身上就闪着金光。迎着夕阳望去,那些翻卷起来的冰凌在阳光下发着晶莹的光,红红的,暖喛的,如此的明艳与美丽。

我踏着这神奇的冰浪流连在这冬日的夕阳里,我追逐着夕阳踏浪般的在冰凌上行走,我享受着融化在夕阳里的温暖,这种简单而纯净的快乐真的非常美好,我感觉这一冬的疲惫几乎丢在了这大江中。

其实快乐真的很简单,重要的是用善感的心去挖掘和发现!

冬日到同江来看江,一定要踏上这片江,因为唯有这个季节你可以走到江上,紧贴着它的身躯。虽然你无法看到江水,虽然江上的雪和冰与陆地上的并无两样,但那两条江就在你的脚下,无论怎样的冰冻,也分不开它们在深处的汇合与交融,也阻碍不了它们生生世世的流淌。

横江口其实就是同江的西港口,松花江的末端港口。

再次站在这里,虽然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激动,但走进它,亲近它的感觉依然强烈。

今冬的江冰似乎更加的激荡,大片大片的冰翻滚起伏着形成了冰的波涛汹涌。

我坐在了冰冻的江上,与它亲亲的接触,似乎可以谛听到它的呼吸,它的泊泊流淌。

没有想到的是登上港口,意外的看到了一片蔚蓝的江水!

三九天站在蔚蓝江水的岸边,真的有种很奇妙的感觉。

 

中国最长公路——同三公路起点广场,就坐落在三江口江畔

站在江岸上远眺,发现今年的三江口宽阔的江面上凸起无垠的波浪起伏的江冰。

踏在冰冻三尺的江面上。冬天看江,你走在江上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江岸,而不是游在江上。

正是夕阳西下时,阳光把桥敦、江面照得彤红。

连在江畔驾驶着摩托巡逻的边防战士的身上就闪着金光。

迎着夕阳望去,那些翻卷起来的冰凌在阳光下发着晶莹的光,红红的,暖喛的,如此的明艳与美丽。

我踏着这神奇的冰浪流连在这冬日的夕阳里

我追逐着夕阳踏浪般的在冰凌上行走

我享受着融化在夕阳里的温暖

这种简单而纯净的快乐真的非常美好

我感觉这一冬的疲惫几乎丢在了这大江中。

冬日到同江来看江,一定要踏上这片江。虽然江上的雪和冰与陆地上的并无两样,但那两条江就在你的脚下,无论怎样的冰冻,也分不开它们在深处的汇合与交融,也阻碍不了它们生生世世的流淌。